登录 注册
您好,欢迎来到反传销大海!

香港传销亮碧思2013被砸现又卷土从来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6-9-12 17:42:59 点击:544 属于:专题活动

 反传销大海救助网独家报道。 最新消息:亮碧思坑害国人,遭被骗传销人集体示威,大批内地受骗者赶赴香港,进行维权。 从2013年10月30日, 广东大批受骗人奔赴香港亮碧思总部, 示威游行进行维权, 预计到三号结束或者会持续更长时间,传销害人害己,坚决支持砸烂反、修、资的狗头,打击传销,砸烂亮碧思,人人有责.

 

 内容摘要: 图为市民“菜头”近日在香港亮碧思参加培训时,用手机拍摄的照片,可以看到前往听课的内地人很多 深圳商报记者通过百度搜索,发现不少内地居民有着同样的经历,有的人甚至已经掏钱加入“香港亮碧思”,有的投诉“香港亮碧思骗人”,“香港亮碧思”合法与否成为很多人纠结的焦点。 

 

 名为请你赴港投资,实为要你买货拉下线 

  多名市民向本报反映被香港亮碧思公司拉到香港,参加培训后要求交数万元钱买货,实际上就是在搞传销发展下线。据了解,亮碧思这类公司从事的活动在香港却是合法的。律师提醒,由于两地法律不同,深圳市民到香港投资做生意,要格外小心。 

  说好了是去香港投资外贸生意,3天培训下来的结果是要掏7万元买货,然后再发展5个下线。深圳市民菜头(化名)近来就遇到了这样的尴尬事。 

  “那个生意其实就是传销。”菜头至今心有余悸,但让她更为困扰的是,这家在深圳拉客去香港发展的“亮碧思”公司,是一家正规合法的企业。“深港虽只有一河之隔,但两地对传销的定义不同,赴港掘金还是需要谨慎。” 

  涉嫌传销:

  洗完脑之后 就强迫交钱

  菜头的投资经历发生在5月初,牵线人杨某也是内地居民。杨某自称在香港做红酒、奶粉、香水等外贸生意,收入很高。不久,杨某就劝说菜头到香港“听听课”,“找找项目做生意”。 

  赴港之前,菜头被告知,要在香港听3天的课程,得先交住宿费用2000港币。菜头回忆说,来听课的人特别多,几乎都是内地居民,“当时看到很多推着行李箱的内地客,电梯口排满人,队伍都排到马路上了。”这家公司名为“亮碧思”。 

  看完了展示柜里的红酒,下一步便是发财课介绍。“带路人”杨某一直紧跟着菜头,一看菜头打电话就立马按住她,菜头也没法上网查询“亮碧思”的资料。播放的视频中,号称“公爵”的人大谈如何赚大钱,菜头感觉不对劲,几次说要离开,杨某又叫来了两位号称是“上线”的经理来劝说菜头。“整整3天,这3个人就紧盯着我,连上厕所都跟着。” 

  “在最后一天的课程中,杨某让我交7万元买货,之后发展5个下线,就能开始赚大钱了。我明白了,这就是传销。”菜头说,她的态度很强硬,坚持称自己“没有带钱”,然而脱身并不容易,因为“她们3个人围住我,又让我刷信用卡,一听我没有带信用卡,又要我写下借据。” 

  最后,菜头在几位香港人的帮助下才得以脱身。回想那3天过程,菜头心有余悸。“讲课洗脑、全程跟踪、没见到商品就让你掏钱、发展下线,这些过程跟传销是一样的。” 

  纠结之处:

  在港不违法 跨境来拉客

  和菜头经历相似,家住罗湖的李小姐也被忽悠赴香港“亮碧思”考察“外贸生意”。李小姐说,亮碧思明显就是传销公司,可它为什么能在香港立足多年?这亮碧思到底合不合法? 

  深圳商报记者通过百度搜索,发现不少内地居民有着同样的经历,有的人甚至已经掏钱加入“香港亮碧思”,有的投诉“香港亮碧思骗人”,“香港亮碧思”合法与否成为很多人纠结的焦点。 

  菜头和李小姐所投诉的“香港亮碧思”,全称为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6月3日,深圳商报记者登录香港公司注册处综合资讯系统网上查册中心查询“亮碧思”。资料显示,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是一家1989年注册的私人公司,至今仍登记在册。此前有报道称,这家公司是香港一家合法直销公司。 

  2005年开始,“亮碧思”便在内地发展网络,但至今都没有取得在内地进行直销的资格。“亮碧思”以“金字塔”方式获取提成,经销商分“伯爵”、“侯爵”、“公爵”、“勋爵”等一系列等级,做到一定额度就可以成功升级。国内的《禁止传销条例》规定:传销是指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的行为。“亮碧思”的销售、经营模式和内地所禁止的“传销”十分相似。反传销大海救助网 

  深圳商报记者致电香港警务署商业罪案调查科,了解到香港并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定义和禁止传销活动,一切商业活动是建立在双方自愿的原则上,但投资者在投资消费时一定要审慎决定。这意味着,“亮碧思”在香港的活动并不违法。 

  法律空子:

  在香港缴费 内地难查证

  由于两地法规的差异性,即使投诉案件不断增多,但香港商业罪案调查科只能在“亮碧思”每间分公司挂出警告海报,指出“内地居民来港加入传销计划后回国内发展传销网络,会触犯国内相关法律”。 

  内地有关部门也多次打击“亮碧思”在内地的传销活动,但屡禁不止。据了解,“亮碧思”规定凡是级别做到侯爵后,必须要在香港开一家公司,然后以公司的名义与亮碧思合作,至于新加盟的经销商更是必须要开,只需要经销商交给公爵1000元,由公爵再转交一家代理公司,等公司批复后,便有人约新经销商到亮碧思前台办理报单。因为是香港公司对香港公司,缴费和入会都是在香港,对于这种基本属于两头在外的运作,内地有关部门无法直接调查取证和组织执法。“亮碧思”相关人士更是放言:“我们的行为发生在香港,内地警方奈何不了我们。” 

  “这种公司是在利用两地法律的差异,在深圳进行非法营销活动。”广东江山宏律师事务所王立兴律师对此评价道。“最后签约公司是香港的公司,商业投资行为在香港发生。但传销在香港合法,如果投资者在此过程中产生纠纷,很难维权。这些公司都很狡猾地钻两地法律空子。”王立兴也提到:“不过前段时间,有香港传销公司以咨询公司的身份,在深圳招徕会员搞传销活动,其中几位主要成员最后被深圳经侦局以非法经营罪逮捕。” 

 



  律师说法:

  法律有差异 投资需谨慎

  王立兴告诉记者:“内地人到香港投资掘金要格外小心。很多金融产品、传销直销都十分深奥,其中也不乏垃圾债券或公司,两地法律法规管制不同。在香港,签协议文件须很谨慎,协议文件厚厚一叠,其中有很多规避责任的专业术语和条款,内地人大多看不懂,大名一签,一出问题就很难说得清,打起官司很难。”王立兴说:“如果深圳市民想到香港投资做生意,要格外小心,要通过合法渠道才有保证。同时,在香港从事商业行为和投资时,一定要向香港的律师或专业人士咨询,由第三方专业机构帮你看合同,防止掉入陷阱。”

 

一男人谈7个“老婆” 全带去搞传销

  深圳新闻网讯 1个男人,7个“老婆”。刘敏原以为自己不过是遇到了感情骗子。却没想到,她原来是误入了传销公司,投入的40多万元打了水漂。

  记者调查发现,该传销团伙实际上是一个跨境传销集团。尽管骗局早已被曝光和查处,但该团伙的公司却改头换面又一次死灰复燃,深圳已成受害重灾区。刘敏所遇到的实际上是该公司一名“伯爵级”分销商。

▲图为香港诗贝朗集团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信息。 深圳晚报记者王飞翔 摄

  稀里糊涂的“生意”就是传销

  一开始刘敏并不清楚这个“5000港币获取经营权”“62587港币切大盘”的生意具体是什么,“很多东西我当时都稀里糊涂的,一直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直到赵杰带着她参观了这家叫“诗贝朗”的香港公司。

  “诗贝朗”公司(Sibellac Holdings Limited)位于尖沙咀商业中心的一幢高档写字楼,看上去颇为体面。公司运营模式是层级销售,当然,更为通俗的说法是“传销”。

  赵杰所谓的“切大盘”,即分销商发展的下线投入港币64000,用来购买公司产品,包括奶粉、熏香﹑手表、红酒等,公司内部由低至高分为七级,分别为普通分销商﹑爵士﹑伯爵﹑侯爵﹑公爵﹑勋爵和尊爵。花5000元港币即可成为“普通分销商”,而通过发展更多下线,则可以一步步晋升,直到“尊爵”。

  高层分销商在上训练课时,声称侯爵月入可达300万元港币;侯爵如果能在3个月内发展5名“侯爵”下线,等同3个月业绩接续突破100万元港币,即能晋身“公爵”,成为分销商中的骨干领导,有资格自组团队,设立独立公司。

▲诗贝朗集团公司的内部奖金制度。深圳晚报记者 余瑶 摄

  微信结识“老公”被带入行

  “老婆,我想你了”,这是情人之间常用的语句。但对赵杰来说,这更像一句口头禅,他有很多个“老婆”,刘敏(化名)不过是其中之一。

  刘敏是“70后”,来深圳十多年了,认识赵杰纯属偶然。2014年的某一天,通过“附近的人”她加了赵杰的微信。但刘敏不太搭理太过热情的赵杰,两人几乎没什么交流。然而从2015年开始,刘敏的生活颇为不顺,赵杰的热情似乎渐渐成为了一种调剂。他们开始频繁联系起来,2个月后便开始约会了。

  赵杰五官端正,50岁的年纪却丝毫看不出已是当爷爷的人了。他一口山东话,自称当过兵。事后刘敏依然不否认他确实是个有魅力的男人,“油嘴滑舌,一张嘴厉害的不得了,心都化了。”

  他们相识没多久,赵杰便多次向刘敏介绍一笔“能赚大钱”的生意,并提出带刘敏去香港“考察”。赵杰开着一辆宝马,在宝安区有一套房子,他说这些都是这种生意带来的收入。出于信任,7月初,刘敏跟着赵杰去了一次香港,见识到了赵杰口中的“生意”。

▲图为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的注册信息。 深圳晚报记者王飞翔 摄

  赵杰告诉刘敏,这家公司的老总在香港有多处写字楼,这项事业十分有前途。加入后,刘敏每个月月初都会赶到香港,参加公司为期3天的“学习课程”。早上9点上课,晚上11点下课,中间极少休息。之后的3天外出活动,被称作“出kiss”(意为外出发展“下线”)。

  尽管是如此离谱的课程,也没能让刘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第一次,她花了5000元港币“获取了经营权”,并进行了一次“切大盘”,62587港币,没有收据没有发票。第二次,她更是一次性投入了30多万元港币,进行了5次“切大盘”。而刘敏每进行一次“切大盘”,赵杰可以收入约14900元港币。以此类推,如果刘敏的下线“切一次大盘”,刘敏也能获得14900元港币。

  赵杰的另一个“老婆”徐佳也被带往香港。兴致勃勃的她本以为只是度假,却没想到也被带入了这家公司。徐佳说:“即便是在当时看来,这也是个奇怪的公司。”他们学习的课程异常消耗人的精力,大喊大叫,看上去热情充沛,但徐佳和刘敏总觉得无法融入。这家公司每次开会都有几百人参与,大多为“80后”“90后”的年轻女性。参与“学习课程”的时候,她们还没有意识到,她们同有一个“老公”。

  “说真话”是赵杰用来忽悠“老婆”们的惯用伎俩。他每个月都会去香港出差,而每一次他都会告诉刘敏。刘敏说:“同行的几乎都是女人,每个月要带好几个。”赵杰总告诉刘敏这是生意伙伴,不要多想,然而他忽视了女人天生的敏感。很快,赵杰的“老婆”们就联系上了彼此。直到今年8月初徐佳已经联系上了6个同样遭遇的女人。

图为刘敏花费22500港币从诗贝朗买的手表。 深圳晚报记者余瑶 摄

  深圳成该团伙行骗“重灾区”

  记者查询香港特区政府公司注册处网站发现,“诗贝朗”全称为“诗贝朗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9月,是一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然而,看似正规的一家集团公司实际注册资本只有1万元港币,而这也是香港特区政府规定的公司最低注册额度。

  一位长期关注亮碧思传销的受访者告诉记者,因为地域接近,深圳已经成为“亮碧思”传销模式的“重灾区”。

  一开始,心软的刘敏还想着生意归生意,感情归感情。但地铁站公告栏的一则告示,彻底将刘敏“判了死刑”。

  “请警惕香港亮碧思,这是一间香港传销公司,又名诗贝朗……”在地铁站公告栏上,刘敏看到了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公告。公告展示了其惯用的营销产品的照片。其中展示的奶粉品牌和刘敏所购买的一模一样。公告还提醒市民“如你掌握亮碧思(诗贝朗)传销组织在内地的违法线索,请及时向执法部门举报。”

  直到这时,刘敏才完完全全地确定,自己遇到的这个男人,就是以骗感情的形式来发展“下线”。

  该传销集团早已引起两地警方注意

  据媒体报道,由于“亮碧思”这三个字在内地已经几乎成为传销的代名词,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曾在2013年9月向香港注册处申请改名为“诗贝朗”。同时要求各传销商,在内地做业务时,一定要用“诗贝朗”这个听起来更像法国名牌的名字。

  香港一名商务犯罪调查科警民关系组探员称,香港警方已经留意亮碧思多年,也曾经派卧底到里面进行调查,发现集团聘了一个专业律师团队,专门负责钻香港的法律漏洞,所拟订的商业合同和协议书均让警方抓不到任何痛脚。所以亮碧思依然在香港合法运营。

  2013年,广东韶关警方曾捣破跨境非法传销集团“香港亮碧思公司”的一个据点,并逮捕了两名集团头目,被捕者为一对香港夫妇。而香港亮碧思公司随后表示,此二人仅是该公司的独立经销商。此次拘捕同公司无关,案件不会影响公司在香港的业务。(深圳晚报记者 余瑶 王飞翔)

人民网北京9月12日电 据安徽省公安厅网站消息,2010年2月份铜陵的谢某在老乡潘某国兄弟两的忽悠下,放弃了自己收入颇丰的卤菜生意,鬼使神差地走上了追逐自己财富神话的道路,并将自己的外甥女也忽悠进来,最终忽悠130余名亲戚朋友加入到了这个组织,仅铜陵就有数十名朋友和亲戚被忽悠加入进来,最终该组织被认定为传销组织,瞬间分崩离析,投入进去的钱自然也打了水漂,而谢某和自己的外甥女以及潘某兄弟俩也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近日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据警方介绍,缴纳7万元(69800元“会费”,200元电话费)后就可以成为“自愿连锁经营业”的成员,然后不断地发展“业务员”,只要“业务员”能再不断发展“业务员”,就能“空手套白狼”,最终赚到1040万元,这就是所谓的“1040阳光工程”。

多人报警被骗陷入传销

此案还要从2013年开始说起:当年6月份,市民王某来到义安公安分局(当时的铜陵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称,5月份被朋友陈某骗到河南郑州,加入到名为“自愿连锁经营业”的组织,结果被骗7万元。此后,陆陆续续有十余人来到该大队报案,均称称被人骗至河南郑州参加“自愿连锁经营业”,每人被骗7万元。经经侦大队初查,该所谓的“自愿连锁经营业”是新式传销组织,其活动方式明显符合拉人头、交纳会费、发展下线牟取非法利益的特征,属被公安、工商部门确认的传销活动。而铜陵的这些参与传销的市民都是亲戚朋友互相劝带进入,其最高的“领导”是义安区胥坝乡的谢某。该大队于是对谢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进行立案侦查。

通过办案民警的艰难走访取证,初步查明谢某的下线成员已多达130余名,其中来自我市的约30名,其余大多来自舒城。警方遂对谢某展开抓捕。

逃窜三年夜夜做梦被抓

警方多次到谢某家展开抓捕,发现谢某早已潜逃外地,且行踪不定。为早日将其抓捕归案,警方对其进行上网追逃。此后,办案民警多次通过其家人朋友查找谢某逃亡线索,规劝其投案自首,但是三年时间过去了,谢某仍然杳无音信。

近日,办案民警在工作中获得了一个线索,谢某的一个亲戚可能知道他的一线线索。办案民警立即找到谢某的这位亲戚,耐心做其思想工作,希望他规劝谢某早日投案自首。最终在该亲戚的努力劝说下,今年6月份,谢某回到离开三年的铜陵,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见到民警时,他似乎如释重负地说:“我终于不用再东躲西藏了!”

谢某告诉民警:2013年6月,谢某感觉自己无颜见亲戚朋友,也不堪被人日夜逼债,同时更怕警方迟早会找上门,无奈偷偷潜逃外地,隐姓埋名。为了防止被抓,逃避打击,他不敢用手机,不敢用身份证,不住店,不敢到企业打工。听到警笛就胆战心惊,听到熟悉的乡音就以为是老家来人抓他的,几乎每夜都做梦被警察抓或者是被自己骗的人打,惶惶不可终日。为了生存下来,还要不被人发现,谢某潜逃到水系发达的江浙一带,到沟河里抓小龙虾卖钱艰难度日。诉说中,他向民警展示自己被水泡得肿大变形的双手,忍不住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1040工程”其实是传销

谢某交代,自己原先是在宁波做卤菜生意,生意很不错,一家人日子过得还算称心如意。2010年2月份,他遇到了老乡潘某国。潘某国告诉他自己在河南郑州做生意,生意很好,挣了大钱,问谢某可愿意去帮他,并称绝对能挣大钱。不安于现状的谢某禁不住对方的一通忽悠,答应先去看看。随后,他和潘某国来到了河南郑州“考察”。在河南郑州,谢某见到了潘某国的“同事”和“领导”,受到了热情接待。在河南郑州一个多星期时间里,潘某国的“同事”和“领导”,不停地向他灌输各自的挣钱经历。通过上课听讲座和大家介绍,他大致搞清楚了潘某国等人的“财富经”。

潘某国自称他们做的是“虚拟投资”,叫“自愿连锁经营业”又叫“1040阳光工程”。他们称“该项目实际是由中央操盘,在地方政府布局,暗中实施的一个‘国家秘密政策’,目的是利用该项目为地方政府吸聚资金,实现中国经济增长,是一种‘国家战略’,受地方政府保护”,但是加入是需要门槛的:首先要认购资格,第一份资格3800元,之后每份是3300元。至少要购买2份成为业务员,购买21份即69800元成为主任,就可以去发展下线了。发展的下线人数购买的份数总和达到了600份,就晋级为老总,每个月能拿到10万至100万元不等的工资。而在老总这个层次之上,有还三代、二代和一代老总。只要发展成为一代老总,就可以“出局”,顺利拿到1040万元,从此与组织再无瓜葛。

 

谢某被一通忽悠反复看见自己已经成为了千万富翁,回去后就处理了自己的卤菜摊,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该组织,积极联系自己的亲戚朋友加入,成功发展了130多名下线。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其实所谓的“1040阳光工程”是一个新式传销组织,其活动方式明显符合“拉人头”、交纳会费、发展下线牟取非法利益的特征,被公安、工商部门确认为传销活动。

经过办案民警的细致工作,谢某到案后,谢某的上线潘某国、潘某国的上线其弟弟潘某利、谢某的下线其外甥女孙某,先后投案自首,目前该4人已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查看评论信息

大海反传销救助咨询热线15064821773孙老师 15131828813文老师 0393-5566994办公电话
大海反传销救助咨询热线15064821773孙老师        15131828813文老师         0393-5566994办公电话

反传销咨询
反传销咨询

反传销咨询
反传销咨询

反传销解救
反传销解救

反传销大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  备案号: 鲁ICP备00000000号

技术支持:商企在线